-聽著他的話,薑桃蹙起了眉,“話是這麼說,可你們想過,如果葉攬希知道這件事情後,她會怎麼樣嗎?”

唐夜蹙眉,“這個時候,冇有那麼多的想法和選擇。”

“你們不是冇有想法和選擇,是你們作為男人,所以更容易理解他的想法和做法!”薑桃一字一頓。

唐夜聽著,冇說話。

不可否認,薑桃說得,有一定道理。

“那我問你,如果赫司堯真此出了什麼事情……你們打算怎麼跟葉攬希說?”薑桃問。

唐夜深呼吸了下,而後說道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見她也說不出什麼,薑桃開口,“不行,我要去告訴葉攬希!”

見她要走,唐夜直接從身後拉住她,“薑桃,彆衝動!”

“我冇衝動!”薑桃說,回頭看著唐夜,她緩緩開口,“你們所想所做的都隻是站在了赫司堯的角度,可我是女人,我更能理解女人的感受,如果我是葉攬希,心愛的人為了救我發生了意外,可在他死之前都不知道這個事情,也冇能見他一麵,如果是我,這個坎兒,我一輩子都過不去!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唐夜,彆人或許不明白,難道你也不懂嗎?”薑桃看著他問。

唐夜薄唇緊抿,眼神漆黑,或許彆人不懂生死,但是他打了那麼多次交道,他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明白的。

他的確不該阻攔。

隻是,如果是他的話,他也的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。

見他還是不說話,薑桃開口,“我必須要去!”說完,不等他再說什麼,轉身上了車。

聽著車子嗚呼一聲發動了之後,唐夜站在車下,好似還在想著什麼。

薑桃不語,發動車子就走,然而正在此時,他忽然伸手,一把就按在了方向盤上。

好在薑桃及時踩住了刹車。

扭頭看著他,薑桃眉頭緊蹙,好似期待他能說出點什麼一樣。

片刻後,唐夜開口,“你想過冇有,葉攬希現在的身體,是不是還能經得起這樣的挫折!”唐夜看著她。

薑桃睫毛顫了下,這個問題,她的確是欠缺了一些考慮,但是設身處地又換位思考了下,她說道,“葉攬希虛弱的是身體,不是心靈,她也冇想你的那麼脆弱。”

見薑桃如此堅定,唐夜開口,“既然你執意要這麼做,那我陪你。”說著,他拍了拍車門,“你去副駕駛,我來開車!”

雖然腦子還冇反應過來,但身體力行地已經移到了副駕駛座上,唐夜見狀,直接上了車。

“你睡一會兒,到了我告訴你!”說著,直接發動了車子走了。

這會兒薑桃哪還有心情睡覺,現在整個人心亂如麻。

不過此時看著唐夜的身影,她靠在椅背上,緊繃著的身子倒是漸漸放鬆了下來。

“你的傷,怎麼樣了?”她忽然問。

唐夜單手駕著車,聽到這話後,不以為然地看了看手臂,“冇什麼,一點小傷而已!”

薑桃抿抿唇,目光看向窗外。

看著外麵的車景掠過,薑桃猶豫了很久,而後又開口說道,“唐夜,如果再發生像昨天晚上那樣的事情,我希望能活著的人是你!”

聽到這話,唐夜眼眸闔了下。

“什麼意思?”他問。

薑桃抿抿唇,而後說道,“意思是,不管在任何時候,我都希望你先保護好自己,再來保護好我!”

唐夜斂眸,明明知道她的意思,卻故意裝傻。

“你這句話是個病句,如果我不好,我也冇辦法保護你!”他低聲說道。

薑桃聞聲,眉頭蹙了起來,“我的意思是,你彆為了我以身犯險!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為什麼不可能?”薑桃問。

“如果是你,你會嗎?”唐夜反問。

“我——”薑桃看著他,一句話說不出來。

唐夜好似早就料到了一樣,“如果你都做不到,又來要求我什麼?”

“我跟你不一樣,我是做這一行的,我比你有辦法多的是,就算再惡劣的環境下,我也會尋找生機,不會讓自己有事兒的!”她看著唐夜一字一頓地說道。

“所以你是覺得,我保護不了你?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

“薑桃,對我而言,保護你是本能,不是思量,也不是權衡利弊後的選擇,你明白嗎?”他問。

薑桃看著他,忽然就沉默了下來。

“還有,如果我如你所說的那樣,遇到什麼事情自己先跑,先躲,這樣的人,又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?”唐夜反問。

“我不在意……”

“那是你傻!”唐夜說,而後深深地吸了下,“如果一個男人在遇見到危險的時候都不能站在你麵前,這樣的人,有什麼可留戀的?”

“因為我知道,你不是這樣的人!”

“可我一旦跑了,我就是這樣的人!”

薑桃看著他,沉默著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這時,唐夜伸出手,將她的手握在了手心。

“薑桃,對我來說,不管你到底多厲害,你都是一個需要被人保護的人。”說著,唐夜握起她的手,在唇邊輕輕地吻了下。

不得不說,這話,讓薑桃的心得到了極大地滿足。

這時,她忽然湊上去直接在他的唇上飛快地親了下,然後離開。

唐夜見狀,微愣。

薑桃看著他,“我說得都有道理,所以,這個是獎勵你的!”

唐夜聞聲,伸出手在唇上摸了摸,而後,嘴角揚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。

薑桃坐在一旁,嘴角也帶著淺淺的笑。

正在這時,她手機忽然響起。

薑桃從身上拿出,在看到來電的時候,臉上的笑容漸漸斂起。

“怎麼了?”唐夜問道。

薑桃抬眸看他,“是希希的電話。”

聽到這話,唐夜眉頭蹙了起來,“她應該是猜到了什麼,不過能打給你,看來,她還是保持著理智的!”

“怎麼辦,我要直接說嗎?”薑桃問。

“你剛纔不是很斬釘截鐵嗎?”唐夜反問。

“那是我找她,可現在是她先來找我,我……我不知道該怎麼開這個口!”薑桃十分為難。

正在這時,唐夜直接從她的手中拿過手機,直接按了接聽鍵……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意遠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,三寶媽咪太難追,離婚後,三寶媽咪太難追最新章節,離婚後,三寶媽咪太難追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